周国平最典范的哲理散文是哪篇?

  糊口在今日的世界上,心灵的安好不易得。这个世界既充满着机遇,也充满着压力 。机遇引诱人去测验考试,压力强逼人去奋斗,都使人静不下心来。我不主意年轻人拒绝任何机 会,逃避一切压力,以闭关自守的姿势面临世界。年轻的心灵本不应静如止水,波涛不起。 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趁着年轻到广漠的世界上去闯荡一番,原是人生需要的履历。所须防 止的只是,把本人完全交给了机遇和压力去安排,去世界优势风火火或胡里胡涂,丢失了回 家的路途。

  每到一个目生的城市,我的习惯是随便逛逛,猎奇心差遣我去探索这里的热闹的街巷和偏僻 的角落。在这途中,不免临时地迷路,但心中必然要有把握,自傲能记起回住处的路线,否 则便会感受不结壮。我想,人生也是如斯。你不妨去世界上闯荡,去立功创业,去探险猎奇 ,去觅情求爱,可是,你必然不要健忘了回家的路。这个家,就是你的自我,你本人的心灵 世界。

  寻求心灵的安好,前提是起首要有一个心灵。在理论上,人人都有一个心灵,但现实上却不 尽然。有一些人,他们永久被外界的力量摆布着,永久糊口在喧闹的外部世界里,未尝有真 正的心里糊口。对于如许的人,心灵的安好就无从谈起。一小我惟相关注心灵,才会由于心 灵被侵扰而不安,才会有寻求心灵的安好之需要。所以,具有过心里糊口的禀赋,或者养成 如许的习惯,这是最主要的。有此禀赋或习惯的人都晓得,其实心里糊口与外部糊口并非互 相排斥的,统一小我完全可能在两方面都十分丰硕。区别在于,重视心里糊口的人长于把外 部糊口的收成变成心灵的财富,缺乏此种禀赋或习惯的人则往往会丢失在外部糊口中,人整 个儿是散的。自我是一个核心点,一小我有了坚实的自我,他在这个世界上便有了精力的坐 标,无论走多远都可以或许找到回家的路。换一个例如,我们不妨说,一个有着坚实的自我的人 便仿佛有了一个精力的密友,他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这个密友,这个密友将忠诚地分享他的 一切遭遇,倾听他的一切心语。

  若是一小我有本人的心灵追求,又去世界上闯荡了一番,有了相当的人生经历,那么,他就 会逐步认识到本人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世界无限广漠,引诱永无尽头,然而,属于每一个 人的现实可能性究竟是无限的。你不妨对一切可能性连结着开放的心态,由于那是人生魅力 的源泉,但同时你也要早一些去世界之海上抛下本人的锚,找到最适合本人的范畴。一小我 非论伟大仍是普通,只需他适应本人的本性,找到了本人真正喜好做的事,而且二心把本人 喜好做的事做得精美绝伦,他在这世界上就有了牢不成破的家园。于是,他不单会有足够的 勇气去承受外界的压力,并且会有足够的清醒来面临五花八门的机遇的引诱。我们当然没有 来由思疑,如许的一小我必能获得糊口的充分和心灵的安好。

  弄了一阵子尼采研究,不免常常有人问我:尼采对你的影响很大吧?有一回 我不由得答道:互相影响嘛,我对尼采的影响更大。其实,任何无效的阅读不只是接收 和接管,同时也是投入和缔造。这就简直具有人与他所读的书之间彼此影响的问题。我眼中 的尼采抽象掺入了我本人的体验,这些体验在我接触尼采著作以前就已发生了。

  近些年来,我在哲学上的勤奋似乎有了一个明白的标的目的,就是要冲破学院化、概念化状

  态, 使哲学关怀人生底子,把哲学和诗沟通起来。尼采研究无非为我的追求供给了一种便利的学 术表达体例罢了。当然,我不否定,阅读尼采著作使我的一些设法更清晰了,但同时起感化 的还有我的气质、性格、履历等要素,此中包罗我过去的读书履历。

  有的书改变了世界汗青,有的书改变了小我命运。回忆起来,书在我的糊口中并无此类戏剧 性结果,它们的感化是积少成多的。我说不出对我影响最大的书是什么,也不太相信形形色 色的世界之最。我只能说,有一些书,秒速时时彩APP它们在分歧方面惹起了我的强烈共识,在我的心 灵过程中留下了踪迹。

  中学结业时,我报考北大哲学系,其时在我就学的上海中学算爆了个冷门,由于该校素有重 理轻文保守,全班独我一人报考文科,而我不断是班里数学课代表,理科根柢并不差。同窗 和教员差不多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我,可惜我误入了邪路。我不认为然,心想我归正不克不及一 辈子糊口在与人生无关的某个专业小角落里。怀着囊括人类全数学问的好笑的贪欲,我选择 哲学这门超出于一切科学的科学,这门不是专业的专业。

  然而,哲学系并不如我想像的那般成心思,刻板单调的哲学课程很快就使我厌烦了。我成了 最不消功的学生之一,不务正业,耽于课外书的阅读。上课时,课桌上摆着艾思奇编的 教科书,课桌下倒是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易卜生等等,读得出神。教员 讲堂提问点到我,我站起来问他有什么事,引得同窗们捧腹大笑。说来惭愧,读了几年哲学 系,哲学书没读几本,读得多的倒是小说和诗。我还醉心于写诗,写日志,堆集感触感染。此刻 看来,昔时我在文学方面的这些阅读和习作并非徒劳,它们使我的精力趋势发生了一个大转 变,不再以学问为最高方针,而是愈加珍爱糊口本身,珍爱人生的体悟。这一点认识,对于 我后来的哲学追求是主要的。

  我上北大正值芳华期,一小我在芳华期读些什么书可不是件小事,册本、友情、天然情况三 者形成了心灵发育的特殊空气,其影响毕生不成磨灭。幸运的是,我在这三方面遭遇俱佳, 杰出的外国文学名著、才调横溢的挚友和漂亮的燕园风光陪同着我,启迪了我的求真爱美之 心,使我愈发厌弃浮泛丑恶的哲学教条。若是说我学了这么多年哲学而仍未被哲学废弛,则 该当感激文学。哲理美文

  我在哲学上的趣味大约是受文学熏陶而构成的。文学与人生有疑惑之缘,垂青人的命运、个 性和客观心境,我就在哲学中寻找雷同的工具。最早使我融会哲学之真理的书是古希腊哲学 家的一本著作残篇集,赫拉克利特的我寻找过本人,普罗塔哥拉的人是万物的标准 ,苏格拉底的未经首察的人生不值得一过,犹如笼统概念迷雾中耸立的三座灯塔,照亮 了久被遮盖的哲学陈旧航道。我还偏心具有思疑论倾向的哲学家,例如笛卡儿、休谟,由于 他们教我对一切貌似客观的绝对谬误系统怀着戒心。可惜的是,哲学家们在批判早于本人的 哲学系统时往往充满思疑精力,一旦修建本人的系统却又容易陷入独断论。比拟之下,文学 艺术作品就更能连结多义性、不确定性、开放性,并不孜孜于给宇宙和人生之谜一个终极答 案。

  持久的文化束缚使得我这个哲学系学生竟也无缘读到尼采或其他现代西方人的著作。上学时 ,只偶尔翻看过萧赣译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由于是用文言翻译,译文晦涩,未留下 深刻印象。直到大学结业当前好久,才无机会系统阅读尼采的作品。我简直感受到一种发觉 的喜悦,由于我对人生的思虑、对诗的快乐喜爱以及对学院哲学的思疑都在此中找到了呼应。一 时兴发,我搞起了尼采作品的翻译和研究,而今已三年不足。此刻,我正预备同尼采辞别。

  读书犹如结交,再情投意合的伴侣,在一块耽得太久也会腻味的。书是人生的益友,但也仅 止于此,人生的路还得本人走。在这路途上,人与书之间会有相逢,离散,重逢,死别,眷 恋,交恶,共识,曲解,其关系之微妙,不亚于人与人之间,给人生添上了多么情趣。也许 有的人对一本书或一位作家一见倾慕,爱之弥笃,甚至白头偕老。我在读书上却没有如斯坚 贞专注的恋爱。倘若临终时辰到来,我相信使我含恨难舍的不只有亲友老友,还必然有若干 册良知好书。但虽然如斯,我仍不肯同我所喜爱的任何一本书或一位作家厮守太久,受染太 深,丧失了我本人对书对人的影响力。

  我喜好读闲书,即便是正派书,也不妨当闲书读。譬如说《论语》,林语堂把它 看成孔子的闲谈读,读出了很多诙谐,这种读法就很对我的胃口。近来我也闲翻这部圣人之 言,发觉孔子乃是一个相当洒脱的人。

  在我的印象中,儒家文化一重事功,二重人伦,是一种很入世的文化。然而,作为儒家鼻祖 的孔子,其实对于功利的立场颇为恬澹,对于伦理的立场又颇为矫捷。这两个方面,可

  孔子是一个读书人。一般读书人寒窗苦读,心中都悬着一个方针,就是有朝一日成器,即成 为某方面的特地家,好在社会上混一个不变的职业。说一小我不成器,就等于说他没前程, 这是很隐讳的。孔子却安然说,一个真正的人本来就是不成器的。也确实有人讥他博学而无 所特长,他听了自嘲说,那么我就以赶马车为特长罢。

  其实,孔子对于读书有他本人的见地。他主意读书要从乐趣出发,分歧意为求知而求知的纯 学术立场(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他还主意读书是为了完美本人,鄙 夷那种沽名钓誉的粗俗文人(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他几回再三强调,一小我主要 的是要有不学无术,而无须在乎外在的名声和遭遇,雷同于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这 样的话,《论语》中至多反复了四次。

  君子不器这句话不只说出了孔子的治学观,也说出了他的人生观。有一回,孔子和他的 四个学生聊天,让他们谈谈本人的志向。此中三人别离暗示想做军事家、经济家和交际家。 惟有曾点说,他的抱负是暮春三月,轻装出发,约了若干大小伴侣,到河里泅水,在林下乘 凉,一路唱歌回来。孔子听罢,喟然叹曰:我和曾点想的一样。圣人的这一叹,活跃泼 地叹出了他的未染的性灵,使得两千年后一位最重性灵的文论家大受打动,竟更名圣叹 ,以志留念。人生去世,何须成个什么器,做个什么家呢,只需活得安闲自由,岂非胜似一 切?

  学界大略认为仁是孔子思惟的焦点,至于什么是仁,众说纷歧,但都不出伦理道德 的范畴。孔子重人伦是一个现实,不外他到底是一个伶俐人,而一小我只需足够伶俐,就决 不会看不透一切伦理规范的相对性质。所以,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这句话竟出自孔子之 口,他不把仁看作抱负人格的必备前提,也就不足怪了。有人把仁归结为忠恕二字,其 实孔子决不主意愚忠和滥恕。他老是区别看待邦有道和邦无道两种环境,邦无道 之时,能逃就逃(乘桴浮于海),逃不了则少措辞为好(言孙),会装傻更妙(愚 不成及这个成语出自《论语》,其本义不是描述愚笨透顶,而是孔子嘉奖或人装傻装得高 明极顶的话,相当于郑板桥说的罕见糊涂)。他也不像基督那样,当你的左脸挨打时, 要你把右脸也奉上去。有人问他该不应以怨报德,他反问:那么用什么来报德呢?然后 说,该当是用公道报答怨仇,用恩义报答恩义。

  孔子其实是一个很是合情合理的人,他有常识,知分寸,丝毫没有偏执狂。信是他亲身 划定的仁的内涵之一,然而他明明说:言必信,行必果,乃是僵化小人的行径( 硁硁然小人哉)。要害是那两个必字,毫无变通的余地,把这位老先生惹火了。他还 否决遇事过度隆重。我们常说三思尔后行,这句话也出自《论语》,只是孔子并分歧意 ,他说再思就能够了。

  也许孔子还有不洒脱的处所,我举的只是一面。有这一面终究是令人欢快的,它使我能够放 心认可孔子是一位够格的哲学家了,由于哲学家就是有聪慧的人,而有聪慧的人怎样会-点 不洒脱呢?